用户名:
密码:
个人资料
tiggerwen
博客访问:7920
会员积分:1005
日志分类
留言
还没有留言!
查看日志
一次走进两条河流,哥湿足了!
分享到: 更多

有一条辩证法命题,说是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我不想探讨这个有关变化与发展的枯燥哲学话题,也对把自己的学生浸入河里的希腊先哲毫无兴趣。之所以提到这个命题是因为我不幸一次踏入了两条河流,一条叫长江,另一条叫黄浦江。

鸥鸣长堤(吴淞口灯塔左导堤全长1395米)

冬日的吴淞口灯塔

时间是上周日的上午,天气阴晴莫辩,时雨时晴,间或有几颗细细的雪子,打在脸上丝丝冰凉。我习惯地背上相机出门去看望母亲, 这个春节在外地度过,总觉得有点愧对她老人家,所以最近去得比较频繁些,前些天刚带母亲去了湿地看梅花,我很高兴看见母亲的笑脸。可惜这天的天气很是阴寒,不能再推她去江边走走。于是耐心地坐下来陪她聊天,陪她吃过午饭。然后走的时候我拍拍摄影背包说我想去看看湿地银鸥,想着拍几张回来给妈妈看。

冬雨中的银鸥

鬼使神差似的,我没有去湿地公园,而是试探着去找寻那条通往湿地外通往灯塔的小路,我直觉上觉得那里能更加清晰地看见湿地的滩涂和海鸥,或者说我试图换一个角度去看湿地看海鸥。而幸运显然这时候还在眷顾着我。穿过一片片标识着“军事禁地”的海军兵营和建筑工地间的一条无人小路,我来到港口海事码头边,找到了那条通往灯塔的导堤。

掠过头顶的银鸥

导堤是用大石块堆砌而成的,为了便于工作人员行走,中间铺设了水泥道,有三人并行的宽度,走上空无一人的长堤,四下里传来阵阵鸥鸣,和江面上的汽笛声交相辉映,在低缓的潮水声轻声絮语中给冰冷的冬季带来一丝活力,更是给我一种海鸥围绕着我的错觉。

飞向岸边的丛林

觅食中的海鸥上下飞舞着,有时离我真的很近,透过长焦镜头甚至给人一种近在眼前的惊喜。在这个冰冷的阴霾天空下,银鸥的亮白色似乎带来了无穷的活力。

这是个缺少色彩的冬季不是我有意拍出黑白效果)

弄潮儿

航道上最自由的精灵

觅食

逐流

我光顾着美景当前忘记了潮水渐涨

长堤上有七座灯塔,最远的也是最大的灯塔指向长江口外的东海,堤岸的左侧是长江,右侧就是黄浦江了。空荡荡的长堤上只有我兴奋地不断按动着快门。

兴奋地按动快门全然忘记身后的堤岸也已被潮水截断

不知不觉中我渐行渐远走到了堤岸中间,右侧是黄浦江繁忙的水道,前方是茫茫一片的长江口,向左看去,昔日里显得隐藏在芦苇荡后的滩涂完整地呈现在我的眼前,那里是蒙古银鸥们栖息的地方,它们的身后是枯黄的芦苇,芦苇后是湿地公园的游步道和观景亭,以及更远的炮台湾。

栖息的银鸥

湿地上空低飞的银鸥

我如此兴奋地拍摄着眼前飞翔的银鸥,以至于都没有注意到原本低缓的潮水声渐渐地响起来,没有注意到溅起的浪花渐渐地打湿了长堤的两头。

涨潮

这是涨潮了啊!我感叹着,猛然憬悟过来,赶紧回头看去,来时的路已经被潮水淹没了好长一段了。我飞快地收拾起相机跨上背包转身就跑。我当时穿的是那回去北京时买的老北京布棉鞋,可不是雨靴,或许我可以象海鸥似的找一个灯塔栖息在上面的梯子上冻上六小时,明天变成个流鼻涕的小破孩,那样就不会湿足了,但那种类似痛哭流涕的模样实在令我讨厌,于是施展开“凌波微步”蹭蹭蹭从浪尖上就跑了回来,冰冷的江水从第一步落水起就浸入了棉鞋,脚步立马变得沉重起来。所以,“凌波微步”立刻变成了水中漫步。

踩在水中的感觉真的“好凉快

江水淹没来时的路

这不一脚踩进两条河了吗

好想晒晒脚再走,可越晒越冻

两江合流再也不分彼此

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却可以一次踏入两条河流,只要不怕冻着,而且足够乐观,即便是湿足也不能让我沮丧。

恰好我是一个乐观的人,哪怕棉鞋成了雨靴还是漏雨的那种,哪怕这个冬天特别冷,我也依然快快乐乐,

我告诉自己:你值得快乐,理由很充分,比如因为你不至于抱着航标灯的梯子等上六小时你就应该高兴,考拉倒是喜欢那样做,你却没有它那身裘皮大衣不是?还比如,幸好你是潮水涨起刚过脚背时发现并回来的,总好过游泳回来吧?再说了,湿足而已,总比湿身神气多了罢?这么一想,我顿时就乐了,湿足就湿足吧,没啥大不了的,于是穿上我的灌水棉鞋继续去拍银鸥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