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西飞集团捐赠后,时进龙(右)观看文艺演出(资料照片) 中国红十字会:时进龙是‘到期临时工’ 昨日,本报记者分别采访了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事业发展中心相关负责人和时进龙。事业发展中心常务副主任吴昂坪称,时..
您好,欢迎光临【我爱太仓网】!
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资讯新闻频道国内新闻浏览
红会称陕捐赠万辆自行车事件系到期临时工所为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7日    点击率:211次    共有0条评论
给西飞集团捐赠后,时进龙(右)观看文艺演出(资料照片) 给西飞集团捐赠后,时进龙(右)观看文艺演出(资料照片)

  中国红十字会:时进龙是‘到期临时工’

  昨日,本报记者分别采访了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事业发展中心相关负责人和时进龙。事业发展中心常务副主任吴昂坪称,时进龙曾是他们聘任的志愿者办公室主任,但是已经到期了。

  志愿者办到底是个什么部门?

  时进龙:我只是个志愿者,只是想做点事情

  红会:时进龙已卸任,我们监管有问题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事业发展中心常务副主任吴昂坪说,时进龙原来是红十字会的志愿者,他多次表示要给红十字会出力办些事。

  2009年7月,当时的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事业发展中心决定聘任其为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仁爱基金”志愿者工作办公室主任。记者在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事业发展中心【2009】8号《通知》中看到,“从聘任之日起,聘期两年”。吴说,也就是到2011年7月聘任结束,是“到期的临时工”。

  但记者此前在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网站“仁爱西部”上看到,2009年2月4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仁爱基金志愿者办公室成立,任命时进龙为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仁爱基金”志愿者工作办公室主任,该通知上并没有说明任期到什么时候。

  在今年3月和4月,《华商报》记者两次致电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一位女性工作人员说,“时进龙就是我们的工作人员,他在陕西开展的工作都是合法有效的。”

  4月25日,《华商报》记者到事业发展中心采访时,办公室一位徐姓女同志在得知来意后说,管时进龙的领导都不在。随后她给记者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时进龙的姓名和电话号码以及职务,职务依然是“仁爱基金志愿者办公室主任”。

  对此,吴昂坪承认,“我们确实监管有问题,应该将他任期截止的时间公布在网上,让大家来监督。”

  时进龙昨日接受本报采访时称,他是搞企业出身,只因想做公益,才成为仁爱基金志愿者办公室的负责人,“实际上,我只是一名志愿者,只是想做点事情而已。但从去年的情况看,的确存在一些问题。”时进龙表示,2009年刚开始做慈善事业时,他很多都不懂,所以那一年什么都没有做,但他在陕多年,又做生意多年,有很多人脉,所以慢慢就做起来了。

  红十字会如何管理志愿者办?

  时进龙:志愿者办实质上就是一个志愿者

  红会:没有时间和精力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事业发展中心一位工作人员说,“《华商报》报道当天,事业发展中心才拿到自己的公章,因为此前我们隶属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管辖,现在已经和对方是平级了,都归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直管。为了跑这个事情,花费了大半年时间,这个只有5名正式工作人员的单位,确实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管理志愿者。”

  时进龙称,志愿者办实质上就是一个志愿者,所以这两年所做的公益捐赠,没有向上级单位汇报。

  事业发展中心一位工作人员说,如果时进龙这次不出事,迟早都会出事的。晚发现,可能事情就闹大了。

  如何看待给大国企捐赠?

  时进龙:我对国企有感情,是他们工作做得“不细”

  红会:给大国企发放自行车,偏离仁爱基金宗旨

  “目前来看,给富单位以及党政离退休老干部发放自行车,是偏离仁爱基金宗旨的。”事业发展中心一位领导说。

  对于捐赠为何投向一些国企,时进龙毫不讳言地说,在这两年的慈善公益活动中,不光投向了省内的一些国企,主要捐赠都投在了渭南,主要原因一是自己是渭南人,二是自己是矿工子弟,有感情。

  “不能说向这些国企捐赠就是错的,难道这些企业没有需要这些自行车的人?”时进龙解释,之所以出现人们对他向国企捐赠的诸多疑问,主要不是志愿者办的问题,而是“这些受捐企业工作做得不细,为什么要把这些自行车给根本使用不了它的人,为什么不能把这些捐赠的自行车给需要它的人?”他表示,如果有拿到这些捐赠自行车的人来找他,他会立刻更换,“给西飞换的车子快回来了,每辆245元,运费12元,质量怎么样,到时候可以检验。”

  而为时进龙提供自行车的天津个体老板赵某昨日称,如果不把2000辆自行车的钱打给他,他是不会给西飞换去年质量差的自行车的,因为一分价钱一分货。

  为何没管乱捐自行车的事?

  时进龙:如有必要会开新闻发布会

  红会:因为没有人举报

  为什么时进龙捐赠出去1万余辆自行车,事业发展中心即使知道也没有调查呢?对此,吴昂坪认为是没有举报。《华商报》记者不管是采访时进龙也罢;还是在采访渭南市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老干局局长、市直离退休党委书记陈学敏也罢;即使许多受到捐赠自行车的有怨气的老干部,大家都会提到一句话,“白吃枣,还嫌核大”。就是这种心理,许多有异议的人,才没有去举报。

  而在每次捐赠仪式上,时进龙披着红花讲话时,当地党委政府、工矿企业的领导都会现场作陪。“这架势,让大家对自行车再不满意,也没办法提起。”一位知情者透露。

  时进龙称,“如有必要,我会在节后就此事在北京开新闻发布会进行说明。”

  本报记者崔永利潘京

  各方声音

  “变味”捐赠让红会再陷信用危机

  有评论文章称:一个社会认可的慈善机构,才是一个合格的慈善机构。红十字会接连陷入信用危机,表面上看我们的慈善机构财务不透明、管理不规范,但深层次的问题是整个慈善业制度存在缺陷。华声在线一名网友:看到这个事件后,我想到是一个利益问题,仁爱基金是一个慈善机构,资金的来源是一个问题,而给了资金的部门,不会看不到回报,从各种途径回来的自行车成了一个回报手段,一方面换来了仁爱基金的好名声,另一方面也可以替这些花钱的公司做一次宣传。另外,之所以给老干局捐赠,是因为看中了老干局那些离退休老干部的人脉和关系。仁爱基金此举,有利于迂回解决现实中仁爱基金存在的问题。

  世华财讯一篇评论文章称:郭美美事件后,公众对中国慈善事业产生太多的不信任感,这种事出一次足够致命,然而红会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让自己的公信力下降。真不希望你成为扶不起的阿斗。

更多
发表留言
发表留言请先登录!
免责声明:本站发布的信息和评论纯属网民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处理!
栏目导航
活动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