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观看狠刹整酒风的公告。 县委书记杨安文。 喻四毛曾是推动当地“整酒风”的主力推手。 湖北鹤峰县规定除婚丧嫁娶外一切摆酒行为都要受处罚 干部违规要罚巨款、停职甚至免职 “这个政策太好了,给老百姓解决了..
您好,欢迎光临【我爱太仓网】!
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资讯新闻频道国内新闻浏览
湖北鹤峰禁婚丧外民间摆酒:当地母猪下崽也请客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5日    点击率:237次    共有0条评论
村民观看狠刹整酒风的公告。 村民观看狠刹整酒风的公告。

县委书记杨安文。 县委书记杨安文。

 喻四毛曾是推动当地“整酒风”的主力推手。  喻四毛曾是推动当地“整酒风”的主力推手。

  湖北鹤峰县规定除婚丧嫁娶外一切摆酒行为都要受处罚 干部违规要罚巨款、停职甚至免职

  “这个政策太好了,给老百姓解决了大问题。”湖北省恩施市的出租车司机王甫臣边开车边兴奋地向记者说。

  去年底,湖北恩施市鹤峰县发出紧急通知,要求除了婚丧嫁娶之外,其他一切聚众饮酒行为被视为违规,并将对违规者从重从严处理。随之,当地人热衷的请客送礼之风几乎一夜之间禁绝。

  政府的“雷霆”手段引发了外界广泛关注。记者来到当地调查后得知,当地请客摆酒成风,有些人家里母猪生仔都要摆上一通酒,由此“赚来”不菲礼金。因交通不便,当地人收入微薄,但一户人家一年送礼都要上万元。因此,这一新政得到了鹤峰绝大多数群众的支持。

  文、图/本报特派记者何涛

  专家观点:公务员收礼要有严格规定

  湖北省社会科学研究院社会学所所长徐楚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国是礼仪之邦,邻里之间逢喜事送礼交往本是传统,但摆酒变成敛财脱离了礼仪的本意。鹤峰县通过政府规定和村规民约刹住摆酒歪风,有利于扶正相关民俗的本意,有利于促进社会建设和管理,经验值得提倡。

  湖北省民族学院法学院教授雷翔说,摆酒作为民俗的一部分,有存在的合理性,不属于政府禁止的范畴。摆酒是民间交往圈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传统社会的一种社会活动形式。吃酒不仅是礼尚往来、大帮小凑的过程,还是信息交换的过程,包括生产技术信息和商机等。

  但现在一些地方借摆酒敛财之风盛行,让老百姓特别反感。目前摆酒敛财盛行是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过程中产生的一种异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除了钱什么都没有,一些干部在这个过程当中起不好的作用。制止借摆酒敛财,应该采取一些办法来纠正,甚至是打击。

  “有人质疑地方政府禁止摆酒,属于越位,这只是现代理念。但实际情况是,如果政府不出手,一些事情就很难做。现实的情况不能完全从道理上来说。”改变整酒风关键是管好干部,对于公务员收受礼金要有严格规定。

  各地打击摆酒请客:人情见血封喉 让整酒从此休

  据悉,除了鹤峰之外,全国还有几个地方向整酒风开刀。

  重庆秀山县委、县政府就在全县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大会上,对禁止借红白喜事请客送礼再次作了安排部署,将“查处借红白喜事请客送礼”作为“作风建设年”的重中之重,坚决查处党员干部职工中的违纪行为,以良好的党风、政风带动民风。

  中共黔西南州纪委、黔西南州监察局发出了《关于制止党员、领导干部请客送礼大操大办的通知》,通知规定党员、领导干部不得在本人或亲属升学、乔迁、生日、当兵、满月、开业等事宜中请客送礼或以其他形式变相操办酒席收受礼金。

  近期,恩施各地也出重拳治理整酒风。《恩施晚报》刊登歌词禁酒,借著名歌手孙楠的名曲《拯救》填词而成:“请柬收到的时候,突然袭来了一阵寒流,太多人整酒,我的心在抖,是否也随波逐流?买房整搬家酒,倒层板也整酒,修个牛圈也整酒,挖个茅坑整酒,钉个大门整酒,母猪下儿也整酒……谁能把我解救,为凑钱我发呆,我拿什么整酒,人情见血封喉,谁能把我保佑,让整酒从此休!”

  对话鹤峰县委书记杨安文:百姓交不起礼金外出打工躲人情

  星期日(4月22日)傍晚,下乡后忙碌了一整天的鹤峰县委书记杨安文赶回了县城,他穿着白衬衣和西裤,皮鞋上还沾着泥。在他的书记办公室里,杨安文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广州日报:为什么县里要狠刹整酒风?

  杨安文:鹤峰是人口小县,面积小县。全县22万人口,有24万亩茶叶,人均一亩多。鹤峰集老少边穷于一体,交通极端边缘化,是全国少有的“五无”县。在经济发展时,遇到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摆酒。结婚摆酒、有老人去世摆酒这很正常,但后来摆酒这风变味了。更可笑的是,一家有五兄妹,一个老人过生日要摆五次酒。有的连母猪下仔也要摆酒。

  我让统计局的农调队进行了一番调查,每年在送礼方面的开支,农村人均3400元,城市人均3700元。一家四口人,一年送礼的花费就要1万多元。有的人一天要去吃5次酒。这也成为全县经济发展一个重大负担,而且形成了恶性循环。大家还有什么精力去发展生产。前两年,我遇到一位60多岁的老者外出,上前询问得知,他要外出打工。他已干不了苦力了,为何还要外出打工?他说,在家里交不起礼金,只能外出打工。

  广州日报:为什么你有决心来做这件事?

  杨安文:刹住整酒风必须要用铁的手腕,要有非抓下去不可的决心。当时4大班子领导也有不同意见,担心这件事能否做成。我认为这件事能做成,因为有一个最好的基础,就是有人民群众的支持,有了这个基础就好办。因为整酒风之下,每个人都是受害者。

  广州日报:为什么用铁的手段来推行?

  杨安文:如果整酒风刹不来的话,第一次,党政一把手和村的领导要写检讨。第二次,如果发现单位或乡里还有摆酒,一把手要到电视上作公开检讨。第三次就免职。老大难,老大难,老大出马就不难。

  广州日报:你通过这次狠刹整酒风想向干部和群众传达什么信息?

  杨安文:第一个信号是,凡是老百姓不满意的事,就是我们应该去做的事。在新形势下,如何提高党和政府的威望和信任度,要解决老百姓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事。我想传达的第二个信号是,凡事要敢于破旧立新。

  广州日报:我在当地进行了多次暗访,许多老百姓都十分赞同这种做法,但网上也出现了质疑的声音。你如何面对这些质疑?

  杨安文:质疑有这么几种:第一种,有人认为党委政府管了不该管的事,觉得这是民俗民风,我觉得这已不是一种正常的民俗民风,已经超越了民俗民风,演变成了一种借机敛财,成为一种不正常的发家致富的手段。有人发表意见,我不反对。第二种,有人认为这是为出风头,过去有一个哲学家说过一句话,改革是痛苦,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只要能给老百姓带来好处,我不是很在乎。

  这件事老百姓赞许程度超过以往任何一个阶段。当然也会有一些不同看法,包括我的妻子打电话给我讲,我说,如果你太在乎这些,任何事都做不了,因为你做任何事都有杂音。

  鹤峰县位于湖北恩施东南部的大山之中,从恩施前往鹤峰须坐车跋涉3个半小时的山路。当地宣传部的一位工作人员称,在武汉到恩施的高速公路未通之前,前往鹤峰县更难,从省城武汉到鹤峰视察的领导将车开到峡谷边就必须停下来,打电话让鹤峰当地的司机前来接送,原因是“城里的司机根本不敢开这段路”。

  目前,鹤峰仍是全国少有的无铁路、无机场、无高速、无国道、无水运的交通“五无”县。交通瓶颈严重制约着当地的经济发展,但也让鹤峰的青山绿水得以保存,风土人情也较外乡浓郁。

  摆酒是趟“好买卖”:

  礼金数万元“成本”才几千

  地处偏远的鹤峰最近闻名于外,正因当地的一场“刹酒”新政。

  遇到红白喜事,就要请客摆酒是当地的风俗之一。但近年来,摆酒设宴之风却愈演愈烈,乡人戏称之为“整酒风”,当地民间流行,“谁家摆酒请的客越多,表明主人越吃得开。如果一家人摆酒,来的客人很少,是很没面子的事。”但此风一盛,却令许多乡民不堪其扰,鹤峰县文化馆职工喻四毛说。

  喻四毛曾是推动当地“整酒风”的主力推手。当时,看到乡亲们常常要操办酒席,十分麻烦,喻四毛便成立了一个流动酒宴操办公司。在置办了一批桌椅板凳、碗筷瓢盆之后,他从2007年开始替人操办各种宴席。短短三年,他的资产就达到了上百万元,喻四毛摆酒席的生意还引起了媒体的关注,有媒体形容为,“在鹤峰,一种新兴产业悄然兴起。”

  喻四毛说,正是由于他的带头,鹤峰的酒席操办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达到100多家,其中有不少是喻四毛的徒弟开办的。正是这类公司的大量出现,让乡民们操办酒席变得十分便捷,只需要交点钱就行,但摆酒设宴在当地却变了味,“几千元给操办公司,请客就可以收到几万元的礼金,整酒的人自然会越来越多。”

  2011年,鹤峰县的“整酒风”到达高潮,喻四毛每天都忙不过来,他聘请了上百名员工四处操办酒席。最高峰时,一天之内他的队伍在方圆100公里的范围内同时操办上千桌酒席,进餐者超过万人。“如果今年继续的话,一年就可赚50万元。”喻四毛说。

  调研组也“受惊”了:为摆寿酒竟然虚报年龄

  疯狂的“整酒风”引起当地党委和政府的关注。鹤峰县治庸问责办公室工作人员杨涛说,2011年5月,鹤峰县纪委、县委宣传部组成两个调研组,专门对“整酒风”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调研。调研组先后到8个乡镇、16个行政村,与200余名干部、村民座谈、发放调查问卷217份,最终形成一份调研报告。

  该报告称,当地不仅整酒的名目繁多,除婚丧嫁娶外,小孩出生、过周岁,成人过三十六岁、六十岁、七十岁、八十岁、九十岁生日都要请客;升学、参军、建新房、旧房装修、门店开业、搬家也要大摆宴席。有人甚至想出令人啼笑皆非的借口,如“借”父摆酒、改龄摆酒。有的兄弟几个,轮流将父亲或母亲接去摆生日酒,父母过一次生日要摆几次酒。

  “各种名目繁多的整酒行为,给农民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目前,在农村,礼金一般为50元到100元,关系稍微亲密的需要200元到400元。在城镇,人情标准从50元上涨到100元,关系稍好一点的需要200元。”

  而对鹤峰县龙井村三组的105家农户调查显示,2010年,全组共计支出吃酒费用68.15万元,其中最高的一户达2万元,最少也有3000元。摆酒涉及婚丧类的占35%,涉及生小孩、生日酒、乔迁等占55%。而鹤峰县纪委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以农村四口之家为例,去年平均人情支出为3416元;而城镇的三口之家,去年平均人情支出为7170元。

  最后的疯狂:刹酒令前当地突击摆酒

  这样的疯狂,让喻四毛都觉得不正常。“当时我就想,这不可能持续太久。”喻四毛说。

  调研组调研几个月之后,喻四毛果然听到了鹤峰县委、县政府准备刹住“整酒风”的消息。但这一消息传开后,当地竟趁着“黎明前的黑暗”突击摆酒。鹤峰县县城居民老王回忆说,那段时间,经常看到县城里酒楼爆满,“最高峰时我一天就接到了5张请柬。”

  “县里原本是想从今年元旦开始刹‘整酒风’的。”鹤峰县委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但看到情况不对,县里不得不提前采取了动作。

  2011年12月20日晚,鹤峰县召开领导干部电视电话会议,紧急部署狠刹违规“整酒风”、制止大操大办工作,鹤峰县委书记杨安文表示,务必在全县范围内刹住摆酒敛财之风。鹤峰县以“两办”的名义下发狠刹违规摆酒的紧急通知,规定除婚丧嫁娶以外,其他一切摆酒席行为均视为违规摆酒。各乡镇(开发区)党委书记为治理违规摆酒的第一责任人。自2011年12月20日起,全县各乡镇(开发区)、村(社区)辖区内一律不得违规摆酒。党员干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企事业单位干部职工要认真落实《鹤峰县领导干部廉洁从政“十不准”规定》和县治庸办的有关要求,操办婚丧嫁娶事宜一律实行报告和分级审批制度。对违规摆酒的一律从重从严处理,绝不姑息。

  这次狠刹违规整酒的会议精神迅速得到传达,杨涛说,两天之内,通过层层开会,会议精神就传达到了每一个村庄、每一个村民,包括十分偏远的山村。当地媒体形容:一场声势浩大的狠刹违规“整酒风”、制止大操大办的战役在鹤峰县全面展开。

  雷霆手段:公务员违规扣50%工资

  奇峰关村是整个鹤峰县最早开展狠刹整酒风的地方。奇峰关村村主任张群说,去年12月5日,村里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通过,从12月6日起禁止违规整酒。为了落实这项规定,张群忙碌了好几天。“当时村里有72户想摆酒,有34户发了请柬,但最后还是有6户坚持摆酒。”

  此前,张群组织村民制订《村规民约》,凡是违规摆酒者罚款500元,对服务人员每人罚款50元。为了惩戒坚持摆酒的村民,张群决定下狠手,他带着村干部守在路口,把前去吃酒的村民都拦回去。“这户村民原本摆了50桌,但最终只到了6桌客,损失近万元。”

  去年12月16日,张群又跑到一户摆酒的村民家中点人数,一看到村长来看,办酒的服务人员全跑了,酒席操办人被罚款500元。

  “如果不想得罪人,就干不了事,也没有威信。”张群说。

  对于每一单处罚的情况,张群都会记录在笔记本上,并且每天在村里广播通报。“一天最低播10次,有时达20次。”

  鹤峰县太平乡四坪村二组组长覃水生得知刹酒风的紧急通告时,已经有些措手不及了。在县里紧急通知下发前,他已发出了297张请柬,准备摆一场40桌的酒席,给母亲庆祝90岁大寿。“这是母亲的心愿。我有6年没整酒,平均每年送出去的礼金有3000多元。”覃水生说。

  为了准备这次酒席,覃水生叫回了在广东打工的儿子,从临近的张家界市采购了数千元的烟酒和菜肴,还杀了一头猪。但紧急通知下发后,覃水生主动放弃了摆酒,“我是小组长要宣传这项政策。酒没摆成相当于少了3万元收入。”

  覃遵海是四坪村的村支书和村长,在通知传达后,村里制订了《村规民约》,违规摆酒、送人情的村民每人罚款100元,村组干部罚款200元,请客的人罚款1000元。《村规民约》宣传到了各家各户,全村354户都签字画押。“通过3天宣传、村干部到各家做工作,村民的思想都做通了,没出现一户违规整酒。”

  鹤峰全县205个行政村新修订完善的《村规民约》都明确了办酒范围,明确违规摆酒的处罚。有的村规定,村组干部、村民参与摆酒的,扣发工资、停岗停职、不享受村里提供的惠民政策等处罚。有的村还约定,聘请村民担任违规摆酒监督举报员,实行举报属实有奖。

  而《鹤峰县治庸问责实施办法》中则明确规定:干部职工违规摆酒一次,单位主要负责人、分管负责人、当事人责令作出书面检讨、取消当年评优评先资格、全县通报批评;同时扣减当年工作经费1万元、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自行上交1万元。第二次出现违规摆酒,被问责个人、分管负责人采用调离工作岗位、停职检查或待岗教育; 对被问责单位主要负责人引咎辞职或责令辞职、免职。

  县城里的各部门、单位都出台了相应规定。鹤峰县财政局规定,禁止违规操办酒宴,一经查证属实,当年年度考核定为不称职,并处罚金4000元。情节严重的,扣除全年基本工资50%。对于参加违法宴请的党员干部一经查实,当年考核定为不称职,罚款4000元。

  效果明显:劝退违规吃酒近10万人

  雷霆手段之下,效果明显,鹤峰的大肆摆酒之风很快禁绝。根据当地的一份统计数据,在短期内,鹤峰有1000多名干部取消了家里即将举办的酒宴。有8人顶风而上被严肃处理。各餐馆和酒店签订不为违规摆酒提供场所承诺书,劝退违规摆酒1383家,劝退违规吃酒近10万人次。经初步测算,通过制止违规摆酒,已为全县民众减少开支近5000万元。

  喻四毛说,今年以来,他替人操办酒席的生意比去年下降了90%。

  随着鹤峰狠刹摆酒风的强力推进,也引起外界的关注,周边县市纷纷派人前来学习考察。目前,恩施多个市县纷纷推广鹤峰做法,陆续掀起狠刹违规摆酒的风暴。

  记者从恩施一路到鹤峰,沿途暗访了不少村民,他们绝大多数对狠刹“整酒风”表示赞同。老王说,狠刹整酒风其实是管住干部,老百姓都赞同。在恩施市烟草公司的职工老卢说,自从开始刹整酒风后,公司烟的销售量下滑,但他个人还是支持这项政策。他一年在送礼的支出都接近两万元。但在严厉的刹酒令之下,餐饮市场也受到影响。恩施当地一家大型酒楼的服务员说,开始禁酒后,生意差了许多。

  尽管得到绝大多数乡民拥护,但也有网友发出了不同声音。有网友称,熟人社会礼尚往来的风俗被一纸冰冷禁令否定了,政府只能限制官员整酒、借机敛财,不能限制百姓摆酒,如果限制,那是越位。

  也有村民认为,狠刹摆酒风有利有弊,老百姓少了不少人情开支,但另一方面,摆酒其实也是一种民间集资行为,许多村民的孩子考上大学,就是指望摆酒来筹集学费。

更多
发表留言
发表留言请先登录!
免责声明:本站发布的信息和评论纯属网民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处理!
栏目导航
活动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