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诉人:故意伤害 受害人:故意杀人未遂 被告:故意轻伤,过失重伤 合肥警方根据道标(道路交通伤残等级标准)的伤残等级,认为周岩是1个5级,1个8级,但根据北京司法鉴定机构工标(工伤标准)的伤残等级,周岩是2个5..
您好,欢迎光临【我爱太仓网】!
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资讯新闻频道国内新闻浏览
合肥少女毁容案双方就伤残等级鉴定产生分歧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4日    点击率:256次    共有0条评论

  公诉人:故意伤害

  受害人:故意杀人未遂

  被告:故意轻伤,过失重伤

  合肥警方根据道标(道路交通伤残等级标准)的伤残等级,认为周岩是1个5级,1个8级,但根据北京司法鉴定机构工标(工伤标准)的伤残等级,周岩是2个5级,1个8级,2个9级。

  早报记者 龚菲

  合肥少女周岩拒绝男方求爱被毁容一案昨天上午9点在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公诉机关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对被告人提出公诉。由于涉及该案的两名当事人均属未成年,法院未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庭审持续到下午6点左右,周岩的代理律师李智贤表示,被告人对基本事实都予以了否认。

  据了解,由于庭审双方在刑事量刑、民事赔偿等各方面都未能达成一致,法院将择期宣判。

  仅有100毫升油?

  去年9月17日下午6点左右,周岩的同学陶汝坤携带一瓶打火机油来到周岩家,破门而入,趁周岩不备,拿出准备好的打火机油浇到周岩头上并点着,引发广泛关注。(详见早报2012年2月26日P4版)

  4月22日晚,刚刚做过手术的周岩,从北京坐火车前往合肥,尽管医院表示,沿路如果颠簸很有可能造成对周岩伤口的破坏,影响手术效果,记者昨日在法庭外看到,上午8点45分左右,正在北京接受治疗的周岩已回到合肥,并在家人的陪同下进入法庭,参加了庭审。

  “之前我们和法院商量,能否延后半个月,等周岩的身体稳定下来再开庭,也向法院申请公开审理,但法院均未采纳。”周岩的小姨李云告诉早报记者。

  “初审有很多争议,首先在对故意伤害定性方面就存在不同看法,被告辩护律师认为陶汝坤的行为是故意轻伤,过失重伤;而周岩的辩护律师则认为,这是故意杀人未遂。”李智贤表示,陶汝坤带着打火机前往周家,并将打火机油倒向周岩,点燃打火机,这种做法不可能是轻伤。

  但对于打火机油的量,双方给出了不同说法,陶表示仅带了100毫升,陶父说顶多70多毫升。但周岩的辩护律师表示,在短短两三分钟时间里,100毫升油怎么可能将周岩头部、面部、背部、大腿等烧伤,甚至连周岩房间里的书包、被褥等一起点燃,而且打火机油很黏稠。

  对于如何打着打火机,陶汝坤的说法也令周岩及其家人难以接受。陶汝坤称,当时手放在打火机上不小心按了一下,但周岩的律师表示,打火机如果不用劲按根本不可能点着,陶汝坤从倒油、点火等基本事实都无法还原,那么之前的口头悔罪之言难以让人相信其真实性。

  伤残等级用何标准鉴定

  “陶汝坤不承认有预谋,但我们认为他就是故意杀人未遂。”李智贤告诉早报记者。

  昨天,戴着扩张器的周岩参加了开庭审理的案情调查阶段,在进入未成年人审判庭后,周岩见到陶汝坤后异常激动,大约参加了45分钟,就被陪护医生带离法庭。

  “周岩的状况不太好,不能久坐与久站,后面的审理她没有参加。”李智贤表示,案情调查阶段结束后,双方就救助、伤残等级等方面进行了辩论。陶汝坤称自己参与了扑火、拨打120等救助行为,但李云表示,周岩身上被点燃后,她冲进房间,将被子盖在周岩身上,而陶汝坤则站在离周岩较远的窗户边,并未参与扑救,至于打120,根据警方的接警记录,三次拨打120的声音均为女性,同时陶汝坤的手机中也没有拨打120的记录,对此,陶汝坤说,“自己记不得了,好像打过,是用周岩小姨手机拨打的。”但警方出具的接警记录中,没有男性的声音。

  对于伤残等级,李智贤告诉早报记者,合肥警方根据道标(道路交通伤残等级标准)的伤残等级,认为周岩是1个5级,1个8级,但根据北京司法鉴定机构工标(工伤标准)的伤残等级,周岩是2个5级,1个8级,2个9级。“这对我们就周岩的民事赔偿有至关重要的依据,但合肥的伤残等级明显偏低,这也是双方争议的重点。

  李智贤表示,昨天陶父说了很多事情,大大伤害了周母,周母因见到了害她女儿的人,所以情绪也颇为激动。

  “陶父说,自己从未从学校、同学、周家处听说过陶汝坤骚扰周岩的说法,但周岩的母亲明明曾打过电话给陶父,告诉他,陶汝坤在周岩家的楼梯上放火,但陶父回复表示,自己管不了。”此外,陶父表示,周家承认双方恋爱关系,但周母说,经常看见女儿身上有被打的伤痕,得知是陶汝坤所为,非常生气,更何况周家怎么可能同意上初中的女儿谈恋爱?对此,李智贤表示,两人是不是恋爱关系与本案的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在昨天的审理中,陶父又提及周岩与多名男生的合影,周母解释称,与陶汝坤的合影是周岩去其家中为陶辅导功课,由陶父所拍,而与多名男同学的合影,则是半年前周岩生日时在校拍的;网吧与男生合影,是周岩参加学生会时,与班上另一同学去网吧查阅资料时拍摄的。

  李智贤告诉早报记者,昨天开庭结束后,很多媒体想采访的陶汝坤父母由法院安排警车将送走。

更多
发表留言
发表留言请先登录!
免责声明:本站发布的信息和评论纯属网民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处理!
栏目导航
活动推广